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SM女主影视资源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405|回复: 0

原创纪实,我和我的芒果主人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6-29 19:34:4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缘起于一次交易。
我是个M,今年35岁,从20岁开始发现自己喜欢做奴,至今已15年了。按照年龄来说已是资深会员,但我知道我从未踏入过这个圈子的内部。
说实话,我很清楚这个圈子的水有多深,国家稳定了这么多年,城市发展建设良好,SM圈子也跟着飞速发展,至少在我所在的城市中已经有了相对成熟的产业链,从生产到销售一条龙,都有专业的服务。再加上圈子内各方势力盘根虬结,既有竞争又有合作,所以只要你有钱(并不需要多少,很便宜那种二百就搞定了,质量好的也不会超过五百),就可以享受到非常不错的SM服务。保证宾至如归。
不过,我没有踏入这个圈子却并非是因为不喜欢这种服务,也不是因为没钱,事实上我其实非常讨女孩子喜欢,你懂得。
我没进入这个圈子,只因为我的贤者模式持续时间较长。
一般来说贤者一次大约是两个月。
这两个月的贤者模式中,我对SM既不反感,也不追求,能够以一种非常平和的心态来看待这件事情,这就给了我相当的时间和耐心来开发和寻找素人女王。
素人女王你们理解吧?
就是在这种背景下,我找到了她。
我们称她为芒果好了,当然,这是化名。
她的社交软件头像就是一枚芒果,熟透了,很诱人。
那天我无聊的在QQ群中搜索女性成员,挨个点开看看资料,然后再关闭。这是我的一个习惯了,一来无聊,二来也能看看有没有比较好的新人或者机会。
比如说上次,有个女王发半夜发说说想要吃宵夜,我立刻联系她带她去撸串,事后证明我没白跑,我们吃完就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直奔北京嗨了三天。
这三天我就不再赘述了,免得大家没看到重点就撸出来。
跑题了,继续说。
在搜索的过程中,芒果的头像跳入我的眼帘。
似乎是个妹子。
以前没见过。
我点开她的资料,果然是个妹子,应该是个新人,不知道怎么加入到群中的。
恰好她在线,我跟她打招呼:“你好,请问你卖原味吗?我想买点你的原味。给开个价吧。”
在此多一句嘴,好多朋友抱怨女骗子多,女孩子太高傲,跟她们打招呼都不理人。我想说你是不是傻?这种场景下找的妹子还需要你预热什么的吗?她就是找渣男来的,不会有耐心跟你玩你好坏,单刀直入问出一个她感兴趣的问题才是套路。
又J8扯远了。
芒果很快回答:“你说多少钱?”
这妹子没经验。
我道:“市场价,除了胸罩以外,都是一件50元。”
“这么贵啊。”
我想说这已经是市场价的底线了。
我对她说:“卖吗?”
“你要什么啊?袜子还是内裤?
我想了想,打字过去:“就这俩吧,都要,不过我要你现在身上穿的,我可以再加钱。”
“为什么要加钱?”她回复我:“是因为新鲜吗?”还配上了一个偷笑的表情。
我也笑了,我回复她:“对啊,新鲜的当然才是最好的,没问题吧?对了,我还要你的尿,刚尿出来的,我给你带一瓶脉动过去,你把饮料处理掉,然后尿瓶子里。”
这次她很久都没回复,我等了一会,以为没戏了,有点遗憾,正想再说点什么,她忽然说:“我能问下吗?你要这些做什么啊?”
我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,她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?不能够这么单纯啊,都混到这么变态的群里面了。但是我又不能很直白的告诉她,我要喝她的尿,舔她内裤上的污渍,以此来达到高潮。这太变态了。
虽然这就是事实吧。
脑子一下转起来,我迟疑着是不是岔开话题,她又发来消息了:“你要喝吗?”
“是嘛?是要喝吗?”
“说话呀。”
一连三条消息,一条比一条快,似乎在催着我承认。
我把心一横,说:“你说的没错。”
“可以,价钱就按照你说的,但是我也有个条件,你得当着我的面喝了它。”她说。
我一下就愣了,这句话着实没想到,脑子里快速思考,这是仙人跳?想拍我喝尿的视频威胁我?还是怕我拿她的尿去做别的事情?
我半天没回复,她又问:“行吗?”
“行,当然行。”我说。
于是我们约好下班时间在万达商场门口见面,那里人流量大,安全,还有公共厕所可以使用。
为了不迟到,我特意早走了半个小时,路上买了一瓶脉动,一边喝一边开车,很快就到了。
这里要再插一句题外话,我买的脉动是青柠口味,我特意在瓶子里剩下了一个瓶底没喝,让她混合着尿液,到时候我一起喝。并且,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喝过各种口味的脉动混合圣水,我发现青柠的混合圣水后味道很特别,谈不上好喝难喝,是一种很有趣的味道。大家有兴趣可以试试看。这导致我现在只要喝青柠口味脉动就能想起圣水的味道。
很快到了约好的地方,我把脉动拿在手里,时不时喝两口,这是我们约好的姿态,拿着脉动的人就是我。
很快,我看到远处一个姑娘注意到我了,她看到我以后很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,用手捂住嘴,似乎觉得这件事情特别有趣,然后她很大方的向我走来,并保持着很甜的笑容。
你是大树吗?
她问。
“是我,你是芒果。”我笑道,然后把脉动递给她。
“里面有厕所。”她笑着说,然后转身向商场里走去。
现在我们来描述一下这个妞吧。
大概将近一米七的身高,目测体重介于110-120之间,看起来有点微胖,但是很匀称,大约不到三十岁,这个年纪的女人年龄不是很好判断,也许已经四十了也说不定,不过她还是比较漂亮的。
如果给高圆圆打9分,那她可以得到7.5分。
已经很不错。
她没穿职业装,下面一条短裙,上身一件很大方的卫衣,光着腿没有穿丝袜,我注意了一下,她穿的是船袜。
很好,很性感,很可爱,很有女人味。
我一边跟着她后面走,一边就硬了。
她让我在洗手间外面等她,自己拿着脉动走进厕所里。我等了片刻,便百无聊赖的玩起了游戏。
我喜欢玩保卫萝卜,很脑残的小游戏。
等了很长时间,她出来了,看了我一眼,然后跑到洗手池那边开始搓手,打洗手液,我一下笑出来了,不用问,这是尿到手上了。
同时,我注意到脉动瓶子里已经见底的液体,又变成了半瓶。
她洗干净手,又把脉动瓶子洗干净了,才向我走来。
我伸出手,她把脉动给我,又从包里掏出一小团东西,塞进我手里说:“赶紧收起来。”
我给她一百块钱,笑着问:“这么这么久?”
她好像做贼一样,左右看看,说:“厕所总是有人,尿在瓶子里有声音啊,吓死我了。”
我好笑的点点头,这确实尴尬,换成我也会进退两难。我招呼她向商场门口走去,笑着对她说:“我要喝了啊。”
她脸红了,看着我手里那一瓶诡异的液体,小声说:“这么多人,要不,算了吧。”
我没理她,打开瓶子闻了闻,一股尿味直接扑了一脸。然后我舔了舔瓶子口,一股咸咸的盐水的味道。
我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她,发现她竟然已经有点兴奋了。
我愕然,随后也跟着兴奋起来了,想想看,一个姑娘,看你喝她的尿,竟然会这么高兴,这体验着实难得。
我开始喝了,先喝了一小口,然后一边看着她,一边将液体慢慢倒入我的嘴里,同时将瓶口慢慢抬高,让她很清楚的看到一条黄色的水线流进我嘴里,溅出来的小水珠崩在我脸上,鼻子上,甚至是眼睛上。
然后我就发现,她竟然脸红了,不是那种不好意思的脸红,而是女性兴奋时候的潮红。
卧槽她不是高潮了吧?
我不舍得一次喝完,将瓶子放下来,盖上盖子,舔了舔嘴唇,然后特意将脸上的小水珠在脸上涂抹均匀,我发现她连眼神都有点迷离了。
“不喝了,剩下回家慢慢品味。”我低笑着说。
她很乖巧的点点头,也不理我,转头快步离开。
我看着她的北影,走路的姿势有点别扭,忽然想起她似乎没有穿内裤,短裙下是真空的……
离开后,我坐在车上一边开车一边小口的喝着她的尿,这个时候味道已经有点变了,尿骚味渐渐增大,有股很难闻的气味翻上来。
我再也喝不下去了,这太难喝了,同时感觉似乎是吃了过期羊肉一样,一股一股的羊膻味返上来,恶心到不行。
我给她发消息:“在嘛?”
她很快回复:“在。”
我问她:“你上一顿饭是不是吃的羊肉?”
这次她没说话,过了很久才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“我尝出来了,很大一股羊肉味。”
“你吓我一跳,我还以为你认识我,我昨天晚上吃的涮羊肉,你真厉害。”
我呵呵一笑,关闭手机,拿出她的袜子和内裤,轻轻吻着,很快到家。

续:
其实这一天我并没有撸管,虽说买了原味不撸管,就好像戴上套套却不插进去一样,但我终究还是没撸。
因为她的原味太淡了,那船袜上除了淡淡的香水味以外,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脚臭,连鞋子的味道都没有。那内裤,确实有痕迹,还不少,可闻起来居然没有太多骚味,反而是香味浓郁,根本不像是女孩子刚脱下来的。
对此我只能说她太干净了,这肯定是今天穿上的。
其实,我得承认,这些原因其实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我害怕撸过之后会狂吐不止,那种羊肉味太过给力了,我怕我肠子都吐出来。
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整整两天,直到第三天我才感觉不到这股毁灭般的味道,恢复正常。我给她发消息,说我都喝完了,又想喝了怎么办?
她很大方的回复我:“那我尿给你呀。”
太给力了。
我说你几点下班?她说五点半,你来找我吧。
我说那我再准备一瓶脉动,一瓶够不够?要不你多憋一会的?憋一个下午。
她笑着说你好变态,喝一口不够,你想用我的尿当水喝啊?晨尿多,你要不要?
这个我还真顶不住,以前喝过一个女王的晨尿,吐的直接软掉了,从此我对晨尿异常恐惧。我对她说:“那好啊,我就睡在你床底下,早上你醒了就直接尿给我。”
她就笑,发了一连串呕吐的表情过来,说你不怕晨尿有毒啊,都在我身体里存了一个晚上,都是我身体里的毒素。
这个我了解过,健康人的尿液是几乎无菌的,喝是没有问题,问题是我还真怕会喷出来,那可就丢人了,我辈屌丝怎么能连女神的晨尿都喝不下去呢?简直弱爆了。
聊了片刻,她把她公司的地址给了我,说让我去接她下班,脉动也不用我买了,她自己搞定,在公司厕所里没有人。
我非常惊讶,说实话没想到她会这么放得开,这么信任我,居然把地址给我了,莫名有点紧张。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答应,并问她,我用不用回避一下,把车停在比较远的地方。
她想了想,答应了,说让我离开一个街口,然后她来找我。
对于她的这种主动,后来我琢磨了琢磨,也算想明白了,其实很简单——如果有人为了骗我,连我的尿都喝下去,那我认栽。
所以我这个人是很安全的。
世界上大概没有一个骗子或强盗会下这种功夫。
时间过的很快——等待本就很快,等芒果更快。
我又一次早退了,提前一个小时就离开了公司,好在公司不用打卡,而我还算是比较自由,只要大领导不找我,我就算不来也没什么。
来到她的公司门口,她是一个金融公司的内勤,大概是负责行政工作的姑娘,所以也比较自由,还不到下班时间,我就看她拿着一瓶脉动,悠然的向我走来。
她竟然没把脉动装进包里。而且看她拿脉动的动作,我感觉这是一个满瓶。
我撮着牙花子,看了看我的车子,忽然发现有点不对,这种封闭的空间里,看来这满满一瓶高能饮料是非喝光不可了。
上帝保佑她昨天没吃羊肉。
于是在她上车后,我问她:“你没吃羊肉吧?”
她道:“没有呀。”
我点点头:“羊肉味道很大,如果你吃了羊肉,这一瓶我喝不完。”
她笑道:“喝多少是你的事情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“你不是想看我喝吗?”
她点头,然后说:“对呀,看你喝……我感觉不错。”
我心想你当然感觉不错,喝尿的是我,难受的也是我。我没有问她究竟是什么感觉,而是岔开话题道:“你着急回家吗?”
她看了看表,说道:“八点以前到家就行了。”
我问了她路程,惊喜的发现我们竟然有了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可用。
我驱车离开她的公司,向她家开去,一时不好意思直接开启SM话题,便找了一些工作上的话题跟她聊起来,很快,路程走了一多半,我问她:“对了,你玩过现实吗?”
她懂我的意思,点点头说:“以前跟一个人玩过一次。”
“哦?怎么玩的啊?”
“那人约我去KTV,然后我唱歌,他一直舔我的脚,后来就射精了。”
“没啦?”
“没啦。”
我愕然,这位也是人才啊,这究竟是不是同好呢?好诡异的行为,你说他是奴,他只舔舔脚就算了,你说他不是……他怎么可能不是?
我问:“跪着给你舔的?”
“不呀,我们都坐在沙发上,我靠在靠背上,把脚给他就好了。”她说。
我有点想不明白,确实想不明白,不想了,我问:“就这一次?后来没玩了?”
“没有了,主要是我比较害怕。”
害怕什么不用问了,其实普通女孩敢跟人玩这种舔脚游戏,已经很说明问题了。
这也是个放荡不羁爱自由的姑娘。
我道:“我也想舔,行不行?”
她说:“你给我钱嘛?”
又一次出乎我的预料,我以为她是好姑娘来着。
我说:“你开个价吧。”
“舔的我舒服了就不收钱了,舔不舒服这车就归我了。”
这还有啥好说的?咱们哥们这舌头,不比按摩椅差。
我问她,为什么会说钱的事情,她回答这几天有几十人加她好友,问她多少钱调教一次。她已经知道价格了。
该死的群,该死的奴隶们,老子开发个女王容易嘛,你们这帮人简直禽兽。
我很想对她说,你把他们都删了吧,把群也退了吧,以后我陪你玩。但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:“你答应了吗?”
“没有,不敢。”她回答。
我说:“那这样,以后我帮你,不是有钱赚吗?你答应他们,五百玩一次,让他们开房间,你们玩的时候我在宾馆里帮你守着,如果有事我第一时间就能出现。挣的钱都给你,我一分都不要。只要你能赚钱,能玩得开心就行。”
我很感激我的不要脸达到了一定境界,这么乌龟的主意都能想出来,这么假的话都能说的这么自然。
果然男人都很虚伪。
她却很感兴趣,笑着点头说好啊,就是委屈你了。
我咧咧嘴,岔开话题说:“我们在这停车歇会吧。”
她打量了一下四周,点点头。
这里是一个僻静的工厂区,周围没有太高的楼,有很多树将汽车的顶部遮挡住了,而进来的路只有一条,如果有车或人过来,我们能第一时间发现。
总而言之,这是个车震的理想场所。
她笑问:“你以前玩过吗?都怎么玩啊?”
我没说话,旋转音箱放了一首比较舒缓的音乐,然后下车,来到后排,她就坐在后排。我拉开她旁边的车门,双膝跪在地上,低头去吻她的脚。
她没躲,而是很感兴趣的看着我,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,但也没迎合我,而是让我的头硬挤入车里,整个头都沉到了她的膝盖下面。
“乖。你真好玩。”她笑着说。
我注意到她今天穿的也是船袜,露出整个脚面,便用力吸了一口气,一股淡淡的幽香,丝毫没有皮革和酸臭味。
她注意到了,笑着问我:“你在干嘛啊?”
我轻轻舔了一下她的脚面,她咯咯娇笑着躲开,调整了一下坐姿,让自己坐的更舒服,然后穿着高跟鞋,直接一脚踩在我脸上,把我蹬下了车。
“等等,我换个姿势。”她说。
我跪在车下面看着她,已硬的好像定海神针。她把副驾驶和后排的靠垫摞在一起,垫在身后,舒舒服服的躺下来,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:“好了。”
还晃了晃脚。
这简直是再明显不过的信号了,我简直是疯了,这小妮子太会勾人了,我扑到座垫上,一口叼住她的鞋跟,她轻轻的惊呼一声,我顺着力量往后一拽,一只鞋已脱下来。@“呵呵呵,第一次有人用嘴帮我脱鞋。”她笑着说。
我没说话,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说话,王八蛋才啰嗦个不停呢,我直接把鼻子贴在她的脚趾缝里,深深呼吸。
她大概是有点痒,几个脚趾微微蜷缩起来,按在我的鼻梁上,很舒服。
“还有这只鞋。”她说,将另外一只脚送到了我的嘴边。
我咬住鞋跟,把高跟鞋拽下来,又把她的两只船袜也脱下来,她笑着躺在我的车里,一只脚贴在我的嘴唇旁,一只脚架在我头顶上,享受着我的舌头在她脚趾间游移,舒服的叹了口气。
我不知道给她舔了多久,那个时候对时间已经失去了概念,但肯定比跟我的初吻时间还要久,因为当结束的时候,她的两只脚已经被泡出了在水中才会出现的皱纹,整个脚上不多的一些死皮全都被我用牙齿刮掉吃了,指甲里一些无色的泥也被我泡软,用舌头一点一点刮出来吃掉了,结束的时候她的两只脚已经没办法更干净了。
当然,我的口水除外。
“你的我很舒服。”她笑着说。
我的膝盖已经基本上不能动了,地面虽然不是大理石那么硬,但也不是地毯或者木地板,一个多小时的跪姿,让我的膝盖疼痛欲裂,我猜膝盖一定红肿了。
说实话,我从没给人跪过这么久,给人舔脚这么久,以前也找过不少的收费女王,但舔脚一般就是几分钟,最多十几分钟,我没那么多耐心给她们舔,她们同样没那么多耐心让我舔,大家都想赶紧高潮,完事结账走人。
不过这次,芒果那种慵懒的表情,似笑非笑的唇,再加上她时不时发出的舒服的叹息声,让我欲罢不能,虽然只是舔脚,却让我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那种SM玩法的核心——让你的女王快乐,所以自己快乐。
值得一提的是,在舔脚期间,我曾提出过口干了,要喝她的圣水润喉。我本以为她一定会高兴,没想到她又出乎我的预料,她白了我一眼,说那你还怎么给我舔啊,脏死了,等我走了以后你再喝吧,都是你的,没人跟你抢。
时间总是过得很快,差不多该散场了,我们收拾了一下,我驱车把她送到她小区的门口,她要下车,我拉住她,打开脉动,看着那慢慢一瓶黄黄的滑滑的液体,深吸了一口气,酝酿了一两分钟,然后跟喝药似的一口气灌了半瓶下去。
她满意一笑,正要下车,忽然想起来了什么,从后排座位上拿下那两只船袜,然后从包里掏出一只口罩,递给我。
我会意,将袜子整齐贴在口罩里,套在了嘴上。
她满意的笑笑,说回家之前不准拿下来,出门就要戴上,听到了吗?
我不自觉道:“汪!”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简洁版|手机版|SM女主影视资源社区

GMT+8, 2018-7-22 16:52 , Processed in 0.439181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 X3.4 By Weixiaoduo.com

© 2001-2012 bbs.Weixiaoduo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